电影解说《醉乡民谣》民谣小时代

电影解说《醉乡民谣》民谣小时代插图

剧情简介:

故事发生在六十年代的美国,勒维恩(奥斯卡·伊萨克 Oscar Isaac 饰)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民谣歌手,生活困顿的他无家可归亦没有固定的工作,每晚得靠朋友们的救济才得以寻得安身之处。可是,尽管陷入了窘境,但固执的勒维恩却不愿意了顺应大众的喜好而做出无奈的改变,也正因为此,他和交往多年的好友简(凯瑞·穆丽根 Carey Mulligan 饰)和吉姆(贾斯汀·丁伯莱克 Justin Timberlake 饰)之间的关系也跌落到了冰点,更让勒维恩感到烦心的是,简的腹中竟然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之后,勒维恩前往芝加哥企图找到一份工作,却在面试之后惨遭拒绝,之后,一无所获的他回到了格林尼治村,继续回到曾经兼职的小酒馆打工。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音乐,熟悉的氛围,勒维恩经历了许多,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点评文案:

美国| 英国| 法国剧情/音乐电影《醉乡民谣》,于2013年上映,由伊桑·科恩 乔尔·科恩导演,乔尔·科恩 伊桑·科恩编剧,影片讲述了影片参考了民谣歌手戴夫·范·朗克的亲身经历,讲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民谣音乐全盛期到来之前,在纽约的皇后区一名叫做勒维恩·戴维斯的歌手沮丧和失望的奋斗故事。。

《醉乡民谣》截取了男主勒维恩·戴维斯一周的生活,时间是1961年的冬天,全美民谣界都在等待一个救世主。鲍勃·迪伦到纽约后在Gaslight(片中的煤气灯)等表演场所驻唱,没多久就与主流厂牌Columbia签约,民谣一夜间如日中天,迪伦改变了一切。电影的时间点对于美国民谣来说是黎明前的黑暗,也算是青葱岁月,50年代民谣复兴但没有可供这些唱老掉牙歌曲的“游手好闲”之辈施展拳脚的大舞台,勒维恩就是那些怀才不遇的梦想家的一个很具代表性的截面。

科恩兄弟为本片设计了环形结构,让勒维恩的一周在开始的地方结束,黎明来了,却未必和他有关。  一开篇科恩兄弟就为勒维恩办个迷你音乐会,3分钟的《Hang Me, Oh Hang Me》唱完观者已被摄魂,真实感堪比纪录片,觉得有必要先放下其他来夸夸奥斯卡·伊萨克。即使是受全世界影迷追捧的科恩兄弟,能够找到奥斯卡这么完美的演员来演男主也是修来福。从歌手中找演员,能挑起戏剧性的不多,从演员中找歌手,撑起六段live实录不容易,奥斯卡不但兼备演与唱的实力,甚至跳脱出角色原型戴夫·范·朗克的桎梏。

50、60年代的民谣都是神作,并不是我这种从国粤韩日英依次听来的歌迷能欣赏的,所以比起戴夫粗粝感的低吼更容易接受奥斯卡充满叙事感的高音。奥斯卡完全领悟了民谣复兴时期歌手与作者以及歌曲融为一体的表演方式,通过他唱出的真实歌词和草根旋律,听者能够感受到那个年代的歌手为自己的默默无闻和独立而产生的骄傲。  《Fare Thee Well (Dink’s Song)》做背景音乐,男主勒维恩操蛋的一天启程了,睡朋友沙发/妻、在走投无路时惦记父母资产,他的烂人属性开始暴露,可同时他也是单纯执着的追梦人,起码分得清站着实现梦想和在床上睡梦想的差别。

在一首Duo红一片的年代他坚持Solo,在追寻音乐的路上能够忍受穷困潦倒,给他沙发和地板睡的那些朋友其实都没他懂得追梦。跑题:根据科恩兄弟“勒维恩的前搭档已自杀”的设定,这首《Fare Thee Well (Dink’s Song)》应该是两人合唱曲,而电影原声中给奥斯卡·伊萨克和声的是大牌民谣团Mumford & Sons的主唱Marcus Mumford,是否可以理解为Marcus Mumford演了一个未露面的已故角色。

看电影之前,斯塔克·桑德斯翻唱的《The Last Thing on My Mind》是我最嫌弃的一首,斯塔克的声音太清澈,尾音处理轻浮,与作者Tom Paxton表达的情感相去甚远,看完电影明白了此曲存在的用意。斯塔克演的这位Troy代表当时可能有机会摆脱穷困潦倒的讨喜民谣歌手形象,对音乐没有特别深刻的理解却能够无忧无虑的热爱,正好是想太多男主的反面。吉姆(贾老板)和吉恩(凯瑞·穆丽根)是勒维恩更为鄙视的人类,为了成名不惜学狗叫。《Five Hundred Miles》如此感人至深,台上三位的表情却是毫无窝心感的随意,有种为未来流行趋势领航的傲娇气焰。

《The Auld Triangle》在片中以四人合唱团形式出现,他们的娘炮毛衣被勒维恩奚落,他意识到格林威治的民谣已渐渐跳脱技艺不精的仓库货色,勒维恩羡慕他们但不想成为他们。片尾侮辱原生态乡村音乐《The Storms Are on the Ocean》,勒维恩已经被想成功和追求真实的矛盾折磨的气急败坏。在录制《Please Mr. Kennedy》这首勒维恩认为愚蠢之极的流行歌时,他的表情和吉姆、艾尔是如此不协调,以至于毫不犹豫地放弃了版权,讽刺的是后来这首歌爆红,而勒维恩,正如科恩电影背后的配乐大师T-本恩·本内特对戴夫·范·朗克的评价:“他为了将艺术包含他的整个人性和创造性,从未得到他应得的。”

《Green, Green Rocky Road》开启了勒维恩的芝加哥角门俱乐部面试之旅,有些超现实的旅途搭上了老爵士音乐家罗兰的车。这位臃肿的老头对勒维恩的的弹唱嗤之以鼻,代表着当时正统音乐家对民谣不屑的声音。鲍勃·迪伦的经纪人Albert Grossman是电影中俱乐部老板Bud的原型,现实中独具慧眼音乐鉴赏力出众的伯乐,在片中听过勒维恩一曲掏心掏肺的《The Death of Queen Jane》的反应是,“我看不出这首歌的商机”,这句台词可能是科恩兄弟调侃Albert是圈中出了名的“纯粹商人”而故意设计,更重要的是突出搞艺术的怪胎和老油条之间没玩没了的斗争,包括听《The Shoals of Herring (With Punch Brothers)》听到尿的勒维恩的老父亲。

在老一辈的眼中民谣歌手如宗教教徒,信奉理想瘦成排骨,他们看不出意义在哪里,而这帮民谣青年为了在顽固无脑的老古董掌权的唱片工业混得一杯羹,渐渐学会了在大众审美和小众情怀间找平衡,所以鲍勃·迪伦驻唱没多久就跟大厂牌签了约,只是真正的先驱是戴夫·范·朗克(片中毛遂自荐未果的勒维恩)。

片尾勒维恩回到煤气灯,又唱起了《Hang Me, Oh Hang Me》和《Fare Thee Well (Dink’s Song)》,他觉得有一世纪那么长的寻梦之旅其实只有一周,他绕了一大圈结果哪儿也没去,照样过着驻场潦倒挨揍的日子,才明白科恩兄弟这部《醉乡民谣》不是科普民谣发展史,不像《寻找小糖人》那样为不得志者立传,从始至终故事是故事,音乐是音乐,故事从没脱离过生活的泥沼,音乐始终是甜蜜伴着小忧伤。

这部电影和角色都不是一定要达到某个地方或高度,这世上绝大多数人也都是周而复始,不满足者如勒维恩,与梦想擦身而过,满足者也是勒维恩,起码歌声响起时能够暂且超越烦恼,与神同在。

电影解说《醉乡民谣》民谣小时代插图1在线观看: 醉乡民谣

云海鲸影视是一个提供影视文案解说的网站,所有素材都收集于互联网,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电影文案-动漫解说 » 电影解说《醉乡民谣》民谣小时代

本站为RiMini主题/RiTheme最新发布,一个另你着迷的主题!

查看演示 官网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