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军夺宝队:怎样找到重新来过的方法

盟军夺宝队:怎样找到重新来过的方法插图

剧情简介:

1944年,德国纳粹战败前夕。为保护人类所共有的艺术瑰宝免遭恶意损毁,罗斯福总统授意成立一支盟军夺宝队,该队伍由弗兰克·斯托克教授领军,网罗了詹姆斯·格兰杰、理查德·坎贝尔、沃尔特·加菲尔德等散落在各界的艺术领域精英人才。德国人全线溃逃,夺宝队一路追踪,挽救了不少珍贵文物。当他们抵达巴黎时,见到了曾在德国人麾下管理艺术品的法国国家博物馆雇员克莱尔·西蒙,在她的协助下得以令无数的瑰宝物归原主。这是一场关系着人类遗产的战争,争分夺秒,不容喘息

点评文案:

美国| 德国剧情/战争电影《盟军夺宝队》,于2014年上映,由乔治·克鲁尼导演,乔治·克鲁尼 格兰特·赫斯洛夫 编剧,影片讲述了二战期间,希特勒的纳粹组织掠夺了无数珍贵艺术品。由学者、教授、艺术家等组成的古迹卫士分队,受命于罗斯福总统,与纳粹斗智斗勇,寻找并拯救艺术杰作,把它们送回其合法所有者,由此勾勒而成了这出历史上最伟大的寻宝故事。。

“如果你毁灭了他们的历史,毁灭了他们的成就,他们就好像从未存在过。这正是希特勒想达到的目的,而这也是我们所奋力抵抗的。”“你可以消灭整整一代人,你可以烧毁他们的房子,然而他们依旧会找到重新来过的方法。”这是《盟军夺宝队》里的几句台词,也是电影主旨所在。在规模庞大的二战之中,发生过各种可歌可泣的战斗,也存在着各种形式的战斗。《盟军夺宝队》所反映的,是二战中非常不起眼的一场战争,但它的意义却不容小窥。这是一支由美英法等国的文化学者组建的作战小分队,他们的任务在于拯救战争中被纳粹掠夺的艺术品,努力让艺术留在原属地。他们认为,一个国家的延续,在于文化上的传承,而只要文化所承载的载体存在,就可以使得这一文化属性得以延续下去,你可以从肉体上灭掉他们子民的存在,但因为文化犹存,就还是可以让他们的后代再次找到回去的路。像耶路撒冷的存在,就使得离散了几个世纪的犹太人,最终还是回到了他们的家乡,并建立了以色列国。 在我儿时,就总听长辈在念叨山西“胡同”大槐树老鸹窝,那里是祖上的老家,幼小的我听了这些就一直注意各处的胡同,然后留意有没有槐树,有没有鸟窝。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所谓的“胡同”是“洪洞”的误读,在家乡的土话里跟胡同的读法差不多。我也知道了我们的祖上是明洪武年间自山西洪洞搬迁到了山东菏泽现在地方,到了我这一代,恰好是第20世。在我们的族谱上,则有记载我们李家的祖上是在山西洪洞县西南二里的李陵庄(也可能是李林庄)。在2004年时我曾经到洪洞县造访过,简单问了下,至于明朝的那个李陵庄,早已无人知晓,而且当今的洪洞县与大明洪武年间的那个洪洞县,位置也不一样了。忽然之间,那一刻就意识到再也不可能找到祖宗所生活过的土地了。即便是大槐树仍在,也非当年的那颗了。保留传说的载体已经不存了,只有口口相传的传说,还可以继续延续下去。有关大槐树移民的传说,还有像“解手”,说是当初从大槐树下集体搬迁的人都是被官府强迫的行为,在离开时全都被绳子拴着,到了需要方便的时候,再要押解的官兵将捆绑着的手解开,于是“解手”就成了方便的代名词,“大解”与“小解”也成了大小便的另一种说法。还有小脚趾的分叉,说是移民们为了记住自己是大槐树人,生生用石块将小脚趾砸裂,成为六趾人。且不说这些说法的穿凿性,但作为民间记忆,却生动鲜明。只是,当初那些以土包子为主的移民们,留下的实物太少了,在文化的传承上缺少了必要信物。所以,今天,就再也回不去了。 大槐树移民,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群体,并没有太多区别其他群体的标示性证物。即便如此,还是留下了一些传说供子孙后代们念想。而像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米开朗基罗的《圣母和圣婴》、雷诺阿的《小艾琳》、凡艾克《根特祭坛画》、罗丹的《加莱义民》等几万副文艺作品的存在,就见证了欧洲文明的博兴与荣耀,想想看,如果这些作品一夜之间消失了,将会成为什么样的灾难。就想圆明园消失了,就变成了中华民族永久的灾难一样。 希特勒早年是一位艺术生,想成为大艺术家而不得,因为穷困落魄才从事政治,却不料一鸣惊人的,并改变了欧洲的版图。但年轻时的经历使他保留了对艺术的鉴赏力,也明了文化艺术的意蕴。所以,当他想要打造一个辉煌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时,不仅想要有物质上的富有,也需要有文艺上的繁荣。文艺繁荣的标志之一,就是可以聚集世上最精美的文艺作品。以此为目的,他派出他的军队对欧洲大陆上存在的文艺作品进行搜刮,并打算尽可能多地运到德国去,成为德国文化的一部分。这一作战目的,不仅繁荣了自己,而且也从深层文化意义上打击了欧洲大陆。就像开头说的,不仅要毁灭敌人的肉体,也要毁灭敌人的历史,毁灭敌人的成就。 而盟军的作战,就不仅包括了从领土上赶走德军,也要将代表了文化成就的经典作品最大程度地保留下来。于是,一支奇形怪状的队伍被组建了起来,他们连枪都不怎么会打,也毫无战争经验,却被推向了最前线,任务就是保卫欧洲的文化成就。不过,既然是战争,就存在冲突,存在牺牲。只是从牺牲的场面上看,两位队员的死亡都很憋屈,看起来不够英勇。英籍队员唐纳德·杰弗里斯(休·博内威利 饰),原本是剑桥国王学院的艺术史学家,在保卫比利时的一尊圣母像(米开朗基罗的《圣母和圣婴》)时与纳粹军官进行对射,作为一名艺术家与职业军人的对射,结果可想而知。纳粹军官仅仅胳膊受伤,而唐纳德则战死。另外一名牺牲的队员是法籍的让·克劳德·克莱蒙(让·杜雅尔丹 饰),参军前是法国一家美术学院的设计总监,在战争中不幸走进了盟军对德军对垒的阵地中,然后在匆忙离开的过程中身中流弹,失血过多而亡。在整个二战中,这样的两则死亡,非常不起眼,但对于“盟军夺宝队”来说,则意味着很多。因为他们原本可以不牺牲,在远离战场的后方,过着安逸高雅的生活,但为了一个不可能胜利的战争却来到了战场上,面临枪林弹雨。因为他们知道,凡是战争必然存在着损坏,有些古建在大面积的炮火中必然无法得到完整保存,而且有些文艺作品也必然遭到损坏,仅凭他们寥寥几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保存所有的文物的,还有就是即便是将文物从纳粹手上夺回来,也可能面临着无法找到原主人无法物归原主的境地。但面临需要,他们还是英勇从军,去勇敢地面对死亡。 以上大致交代了《盟军夺宝队》想要表达的主题,也是电影被拍摄出来的主旨所在。不过乔治·克鲁尼这次的导演工作不算太到位,因为电影本身不是那么的好看。既然是战争片,而且身在正面战场之中,就应该拍出足够的紧张感与冲突感来,可惜电影在这块上做的很不好,整个下来就像流水账一般,蜻蜓点水,未能挠到观影人的痒处。当然,电影是根据真实经历改编,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但《逃离德黑兰》也是根据真实经历改编,而且历史真实犹如一杯白开水,电影却可以被拍的惊心动魄,好看而且不缺乏深意。《盟军夺宝队》有深意,却缺乏足够的氛围,这就导致了头重脚轻,使得那些所谓的意义也成了说教,变成了一个正经的美式主旋律了。实际上,这部电影可以展开的可以更多。因为但凡战争,总充满了破坏,而且充满了掠夺。像中国的“北京人头盖骨”,不就是在二战中被日本人夺走,然后在运输过程中弄丢的了吗。其他被日本人夺去的财富,就算不清了。还有清末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及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也无不充满了掠夺,中国丢失的文物价值不可计数。中国如此,其他国家的战争也同样如此,《盟军夺宝队》完全可以拍的更有共性一些,那样在价值观的传达上也会拥有更多的共鸣。只是,克鲁尼在剧本的雕凿上没有用足功夫,以至于眼下的电影显得大而无当,大而空,真正打动人之处较少。将商业电影拍成真实的历史,不见得是件好事。可惜了,浪费了一个绝佳的题材,也挥霍了一个绝佳的演员阵容,一帝(让·杜雅尔丹)一后(凯特·布兰切特),加上实力派的马特·达蒙与约翰·古德曼,还有乔治·克鲁尼本人的主演,以及比尔·莫瑞等人的鼎力加盟,拥有了十足的看点,但情节的紧凑,看点稀松,实在是可惜了。

盟军夺宝队:怎样找到重新来过的方法插图1在线观看: 盟军夺宝队

云海鲸影视是一个提供影视文案解说的网站,所有素材都收集于互联网,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电影文案-动漫解说 » 盟军夺宝队:怎样找到重新来过的方法

本站为RiMini主题/RiTheme最新发布,一个另你着迷的主题!

查看演示 官网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