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圣殇》解说文案

韩国电影《圣殇》解说文案插图

剧情简介:

本片荣获第69届威尼斯电影节最高奖金狮奖,是金基德的第18部电影。
李江道(李廷镇 饰)是一个罪大恶极的高利贷收账者,他没有家人,也没有恋人,日子的重心即是每天上门向欠债人索债。他生性冷漠,手法残暴,常常用暴力要挟对方,乃至还把欠债人人打成残废。那些被江道追讨过债款的家庭,从此都过上了损失庄严的破碎日子。可是俄然有一天,一个名叫江美善(赵敏秀 饰)的中年妇女来到了江道的面前,并宣称个人即是他的亲生妈妈,而江道即是个人那个迷路已久的儿子。巴望亲情的江道在半信半疑之下和这个女性开端了一段特别的;母子联系逐渐品尝到亲情温暖的江道却不晓得,一场诡计正等待着他……

 

点评文案:

这是一部深度恶人心里的影片

他是一个极恶之人

他有一个假的母亲

到死的那一天

他都不会知道他的妈妈是个假的

为了给自己的行为赎罪

他用铁链捆住自己的双脚

固定在货车的底部

整整被拖了几十公里直至死亡

影片的开始

一个铁钩缓缓地缠在男子的身上

他缠绕住自己的颈部

利用轮椅按下开关

铁链升起的那一刻

他就这样自刹了

很显然

他被恶人欺负了

导致伤残负债干万

只有拿生命来换取保险金

才能让家人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这是一对贫穷的夫妻

他们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全部的身家都压在了这两台机床上

这天突然闯入的男子

他叫李江道进门时二话没说

直接扇了男子一个大嘴巴

妻子在旁都看傻了

熟练的操作的机器面无表情

一看就是个狠辣的角色

女子赶紧把丈夫拉到外面

把门反锁了起来

当着他的面

把衣服脱下开口说:

随便你怎么样

然后再给我们一个礼拜时间

李江道没有开口说话

走到她的面前

把扯下了她的衣服

那个男子居然还在外面由烟

利用脱下的衣服

抽打在她身上

几分钟过去了

出来时把衣服扔向男子

这次他真的怒了

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想要和他拼命

结果被他拉了进去

扯过男子的手,放在机床上

利用手套塞住他的嘴

打开机器的开关一声惨叫

妻子在门口哀嚎着

大声的呼喊着

鲜血流在了地上

伴随着女子的哭声

李江道面无表情的拉开了卷帘门

看都没看她一眼大步的走掉了

这些年

不管是八十岁的老人

还是二十岁的孩子

只要管他借钱

他都会给

如果不还后果可想而知

甚至还会帮助其他人

拿命来骗取保险金

这天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

后面跟随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

一直跟随他回到家中

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想要关门关不上

女子用她要债的方法

死死的扣住了门槛

闯入了房间

什么都没有说

并且帮助他收拾家务

和她说话她并没有回应

随后

李江道将她赶出房间

地上掉落的垃圾让他

回头摔了个跟头

真是的

出门时

女人居然还在外面

手里拿着他刚刚丢出的B手

李江道好像知道了女人的用意

掀起了小腹说:

刺我啊

女子将D递给了他

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样持续了很久

很久夜晚

他望看窗外是那个女人

居然还在外边死死的盯着他的房间看

他出门工作

女人就坐在楼道口等着他

他出去要债

女人也跟他一起

在路上说出了一句

让他震惊的话

儿子我是你的母亲

三十年前都是我错了

我不应该抛弃你

李江道从小都不知道自已的母亲是谁

她反而跪在了地上

请求他的原谅

他原本就是个恶人

连续的凡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告诉他不要叫自己的姓名

可她怎么都不听

还一直在那里叫

随后他就气匆勿的离开

女人站起身来跟上他的脚步

他来到了一家卖扳手的店铺里要债

他数了数钱

数目不对

二话没说

当着他年迈的母亲连续扇了他几巴掌

女子也在旁边看着

看到男子年迈的母亲过来求饶

本以为他会发发善心

结果他变本加厉

扯过男子的衣领

用力的扇着他的脸

两个善良的母亲也只能

眼睁睁的在旁边看着

然后带着男子来到一个烂尾楼里面

女子也在后面跟随着

N拿出尺子测量下高度

问他多少斤

然后递给他一块石头

让他抱着跳下去

男子不肯说

如果你计算失误

我不仅仅骗不到保险

还可能把自己摔死

他想要逃走

结果被抓了回来

看到旁边的女子以为两人有关系

开始向他求饶

结果被李江道推了下去

下楼后查看男子的伤势并没有骨折

这样是拿不到保险金的

拿起了石头垫在了他的脚上

用力的踩了下去

刚刚好将腿骨折断了

男子开头诅咒他

你不得好S

结果被他的母亲又补子一脚

两人回去的路上

怒气冲天的他想要把他赶走

结果女人问他

晚上你想吃什么

二十分钟后

一条鱼送到了他家门口

他并不想要他将鱼扔到了地上

自己气匆勿的走掉了

他把鱼拿起放到自家的鱼缸里

上面写着女人的电话

到窗外看看他是否真的走掉了

晚上又去天台看了

看四处无人确定他好像真的走掉了

回到屋内又看了看鱼

第二天拉开一家商铺的卷帘门

大步的走了进去

在老板的桌子上面看到一张留言

人却服药自刹了

李江道并不解恨

自言自语的说

你以为死了

就这样算了吗

连续抽了他两个嘴巴

拍了张照片离开了

敲响了小区住户的门

里面是一位年过八十的老人

打开门的那一刻

李江道没有心较

拿出照片给他看

确定是他的儿子

推开老人大步的走了进去

老人问他

你是他的朋友吗?

没有得到回应

他说你有没有存折

或者首饰之类的东西也可以

老人并没有回答他

看了看他家的兔子

加却被无情的拿走了

夜晚独自在家中喝酒

纠结了半天

到底要不要拨通母亲的电话

他还是没有忍住

打了过去埋怨道

既然你不想要我为什么要生我

你现在出现又是什么意思呢

以后不要来惹我

否则你会死的很惨的

他挂掉了电话

一个小时过去了

他再次拨通母亲的电话

这次他心软了

母亲开口给他唱起了儿歌

好像世界的时间都变得安静了

仿佛母亲的歌声就在耳边一样

打开门的那一刻

母亲就在门口坐着

他们互相看了看对方也感觉到了他的回忆

自己回到了房间

把门留给她

意思是让他进来

母亲进屋后承受了他的怒火

走进卫生间

拿出了什么让母亲吃掉

母亲照做了

可他的双脚却流出了大量的鲜血

母亲刚刚吃的是他的肉

她想要吐出来

并没有缓慢的咀嚼着咽了下去

站起身来

想要抱一抱自己的儿子

却被一把推到了地上

凑到她的耳边

告诉他是不是你生的我

我是怎么出来的

母亲点头示意

李江道变得变本加厉

说我不想来到这个世界

我要回去

现在只要你能让我回去

我就原谅你所做的一切事情

母亲被他的举动吓坏了

整个身子缩成了一团

痛苦地在地上哭着

他在旁边坐着这一次

他心真的软了

面对着母亲的悲伤

一个三十岁没见过母亲的孩子

总是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一晚

他们相依在一起度过

第二天清早

母亲做了车盛的早餐

想和儿子一起享用

李江道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

一口都没有吃

走掉了

母亲瞪了他一眼关门时

通过门缝看到了一个母亲的微笑

走在马路上

回头看了看楼上两个人的感觉很微妙

画面来到一个少年这里

接到一个电话

自己的妻子怀孕

马上自己就可以当父亲了

李江道这次来是放贷的

听说他会骗保险

少年也急需用钱

他想利用自己的手

换取儿子以后的好生活

他把手放在了机床上面

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

紧张害怕

只是摸了摸它维持生计的机器

非常确定的告诉李江道我需要钱

我可以用我的双手来换

李江道被问住了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

少年是一个非常爱音乐的人

因为家里一直都很穷

没有完成梦想的时间

他把吉他递绐了他

少年唱的歌很好听

同时想起了自己的经历

子少年把自己的手缓慢的放到机器里面

他拿出手套放在少年的嘴里

表情紧张

努力的想让自己平静一些

继续哼着刚才唱的歌曲

犹豫了一下

李江道把手套拿了下来

少年觉得很奇怪说

我要变残废才行

变成残废后

才能用那些钱养我小孩

所以快点动手让我变残废

他把保险单放下

把吉他放在少年的手里

说剩下的事情交给你自己决定吧

走了出去

少年把吉他放下

把自己的双手放到了机器里面

按下了按钮

机器转动一声惨叫

传入了李江道了耳朵里

他只是犹豫了一下

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在回家的路上

看到一家服装店的衣服很漂亮

就想买一件给母亲

从现在开始

他的心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冷酷了

在母亲的面前

他依然还是个孩子

但他不会知道眼前这个人

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

而是他的仇家

两人吃过饭后

他继续去要债

这一次是一个老人见面

就告诉他

我没有钱还给你们

如果你想要我的手

还是要我的命

我都可以给你

老人在这个穷人区里面

吧经活了整整50年

到现在还在租房

再看看周边的高楼大厦

恍然明白了什么

一步一步继续的往楼顶上面走

李江道将他拉住

老者回头告诉他

你知道钱是什么吗?

死亡又是什么?

既然如此

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他唯的自的就是要钱

原本的初心就没有想伤害其他人的意思

自己最苦的时候

是老板把他养大的

母亲在家中看到他的催帐本

限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她回来买了条鱼

看到母亲的那一刻

心情也变得舒畅了些

坐到母亲的身边

告诉他以后自已不在家的时候

如果有陌生人来敲门

一定要第时间打电话通知我

母亲点头答应了他

下午他们起去逛衔去吃饭

就像以前的事情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他的面前

李江道就像是一个孩子

旁迈的陌生人

说你的儿子是脑子有问题吧

直接被大嘴巴子招呼

看到母亲被欺负

李江道摘下眼镜就这样死死的盯着他

男子被他的女友拉走了

他并没有直接出手

因为母亲就在自己的身边

这里发生的一切

都被一个拄着拐的男人看在了眼里

一直跟随他们回到家中

到家的那一刻

迟D威胁他的母亲

是你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很显然他的怒火已经到达了极致

李江道跪在了地上

想要他放过自己的母亲

男子把酒桶踢到他的身边

让他倒在身上

拿出火机想烧死他

马上就要倒下的那一刻

母亲用力挣脱男子的手

李江道拿出飞刀

正中红心男子落荒而逃

他想要追出去

却被母亲拦住了

他们互相拥抱在一起

两个人看着男车离开

两个人看着男子打车融

才放心了下来

第二天打电话给母亲

发现她的手机落在了家中

母亲自己来到了一家店铺

独自一人在冰箱的里面

发出惨烈的哭声

中午一点

李江道还在家等待母亲的归来

经过一番思考

他直接找到了自己的老板

打开门的那一刻

他被老板连续踹了几脚几个巴掌

抽在了他的脸上

他以为是老板挟持了他的母亲

结果并不是

请把妈妈还给我好吗?

他临走时

老板对他说

我叫你收钱

没有叫你把人弄残

甚至弄死回到家中

母亲却自己回来了

他刚要发脾气

母亲去抱在了他的身上

怒火瞬间被浇灭

并且给他带来了生日蛋糕

白天经历的一切事情

在这一瞬间浑然不在了

夜晚想和母亲在一起睡

结果被两巴掌轰走

一个人浑浑噩噩的离开

躺回了自己的床上

就像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一样

第二天工作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她一个人在家自导自演砸门砸东西

制造的声音就像是坏人闯入了家中一样

李江道大怒往回跑

回到家中却发现场面

僦像是被抢劫了一样

一把D插在了母亲的照片上

随后他找到曾经被自己

弄惨的老板这里

进门直接开始搜寻

看到男子的尿都被吓出来了

肯定不是他第二家老板不在回老家

第三家一个婆婆打开门

随后把他带到了自己儿子的坟头上

老人就是让他看

这一切都是他做出来的

可他已经八十岁了

根本无能为力

惠甚至S他的心都有

第四家同样是被他催过债弄惨的入

他的儿子就在旁边

看到自己的父亲被欺负

拿起铅笔想都没想

直接插入他的身体

很显然

也不是这家

敲响第五家大门没有任何回复

其实母亲就在里面

对着一个铁钩唱着歌

第六家的人看到他的身影

已经被吓到瘫软到了地土

推开大门甩开女子

直接奔向男子见面就是一顿胖揍

然后问他自己母亲的事情

他并不知道

临走时

男子还请求他给自己一点点酒钱吧

李江道把钱甩到了地上

妻子不想要他拿起了一个酒瓶

想要和他抗争

男子就把钱放到了口袋里

兴致勃勃的说自己又有酒钱了

他整整搜寻了一整天

半夜时分

来到了铁匠铺的家里

他的母亲正在守护着

她已经死去的儿子

又很凄凉的眼神

看着他

很显然也不是这家人做的

惭愧地离开了现场

老人就这样死死的盯着他

离开后第二天

他拿着钳子找到了那家

昨天没有打开的门

发现门已经被破坏掉了

进门后打开里面的冰箱

居然都是血

别人的血到是无所谓

自己的母亲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无数的思路在脑海中浮现

同时在里面还看到了一个轮椅

还有母亲的鞋子

铁链上面还有长头发

和自己催债人的照片

还有一个日记本

上面写

钱到底是件么?什么是死亡?

翻开日记的那一刻

李江道又迷茫了

坐在这里的椅子上睡了过去

这时的母亲出现狠狠的和他

说了两句话

面目狰狞

面目狰疗

说:你就是一个恶魔

你所做的事情无法被原谅

今天我就让你体会一下

什么叫失去亲人的痛苦吧

随后他来到了催债公司大老板这里

他来到了催债公司大老板这里

见面就是一个大嘴巴

然后拨通电话是打给李江道的

这一切都被他听到了

挂掉了电话

老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李江道快要崩溃了

母亲拿着铁链再次敲响他的门

进去以后只听到了惨叫

同时

发绐李江道一张照片

他独自一个人走到楼顶的上面

痛苦的挣扎着

李江道想都没想

直接来到了照片的所在位置

的到达目的地看到母亲就在楼上

到达目的地看到母亲就在楼上

好像后面还有一个其他人

他不会想到母亲

正在上面一个人自导自演会

根本没有人再和他说话

他跪在了地上

求求上面的放过自己的母杀吧

不停的在地上猛硫头

这是母亲面目变得非常开心

看到楼下的李江道

感受到了绝里的心情

闭上了双眼

感受着这次他真真切切的

感受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

后面那个失去儿子的老人

突然出现想要把他推下去的那一刻

刚刚就要触碰到他的身体

女子自己跳了下去

摔死了

就死在了江道的眼前

一个30年都没有感受到母爱的孩子

最终也没有整明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把母亲埋葬好

穿着它针织的衣服

独自一个人来到了那个

曾经被自己破坏的家庭里面

这次他并没有打扰他们

手拿着铁链看着这对苦命的夫妻

然后把自己栓到了车的底下

女子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随着车子的开动

李江道被拖走了一条红色的线

从车底下印在马路上面

他整整被拖出了十几公里

他是在给自己赎罪

这些年他所做的事情

就在母亲死的那一刻

恍然明白了

他们这个C家的母亲

狠狠的上了一课

这一课他下辈子都忘不掉

所有的BL罪恶

大部分都来自于无知

或者对金钱的渴望

一切的困扰都来自于发胖的身体

和满足不了 Desire的金钱

 

韩国电影《圣殇》解说文案插图1在线观看: 圣殇

云海鲸影视是一个提供影视文案解说的网站,所有素材都收集于互联网,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电影文案-动漫解说 » 韩国电影《圣殇》解说文案

本站为RiMini主题/RiTheme最新发布,一个另你着迷的主题!

查看演示 官网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