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电影《利刃出鞘》解说文案

喜剧电影《利刃出鞘》解说文案插图

 

点评文案:

这是一座高贵的私人别墅

高高的栅栏上

盘绕着妖艳的玫瑰

耀眼的灯光直直的洒落下来

明媚的光影映照出了别墅的奢华

此时

富丽堂皇的别墅内

85岁的哈兰

正和家人其乐融融的庆祝生日

宴会上家人们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一派父慈子孝的场面让人心生羨慕

次日一早

管家按照惯例给哈兰准备早餐

在敲门许久无人应答后

她推开了哈兰的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干涸的血迹

而血的主人哈兰正静静躺在沙发上

他手里拿着把刀

喉咙处被割开流出大量鲜血

看样子像是割喉自杀

眼前的场景让管家尖叫不已

很快警方介入调查

但案发现场并没找到可疑嫌犯

匕首上也只有哈兰的指纹

警方迅速得出结论

哈兰是自杀身亡

就在警察准备结案之时

侦探布朗克受人之托开始调查案件

他将哈兰的家人们召集在了一起

逐一盘问

哈兰一共有3个孩子

大女儿琳达大儿子内尔

以及小儿子沃尔特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年事已高

头脑不太清楚的老母亲

再加上之前的管家和护工玛卡

这群人中可能就隐藏着杀害哈兰的凶手

审问正式开始

首先接受调查的

是大女儿琳达及其家人

琳达和丈夫拥有一家房地产公司

被问及公司是不是父亲哈兰的财产时

琳达矢口否认

她表示公司是自己一手创建

和父亲毫无关系

事实上

公司的初始资金正是哈兰给予的

但琳达并不打算说出这些

同样大女婿也没有说实话

据管家回忆

宴会当天大女婿曾和哈兰争吵过

原来哈兰发现了他出轨的事情

并说要将事情告诉女儿

但这事大女婿绝不承认只一笑置之

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

他告诉布朗克

宴会当晚哈兰和小儿子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来了兴趣的布朗克立马叫来小儿子询问

小儿子想起了那天晚上

父亲训斥的话语

原来哈兰为了让他能独立创业

解除了他对出版社的管理权

但为了不损害自己的利益

小儿子谎称

只是和哈兰讨论小说的相关事宜

接着轮到了大儿子的老婆乔妮

因为大儿子内尔英年早逝

所以由哈兰负担儿媳乔妮

及孙女的生活费用

可乔妮借着给女儿交学费的由头

每年都会多要一笔钱

不久后这件事被哈兰发现

于是宴会当天

哈兰表示以后不会再负担这笔费用

当然

心虚的乔妮

并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最后接受问话的是哈兰的护工玛塔

在布朗克看来

玛塔是最没有杀人动机的人

她是哈兰的贴身护工

如果雇主死了对于自己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更重要的是

玛塔患有罕见的匹偌曹综合症

只要说谎就会呕吐不止

利用这一弱点布朗克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大女婿出轨被抓个正着

儿媳被停掉生活费

小儿子则被开除

看似每个人都有嫌疑

但真相是什么还不能妄下结论

想要搞清一切的布朗克追问玛塔

宴会结束后

她扶哈兰上楼期间发生了什么

有些发愣的玛塔

开始回想起当晚的情形

当晚宴会结束后

玛塔扶哈兰上楼后

开始给他注射止痛药

这种药物可以缓解哈兰的身体疼痛

而哈兰则对着玛塔大诉苦水

本想着给孩子们提供最好的生活

但现在全部变成了不思进取的寄生虫

哈兰恼怒着自己没有教育好孩子们

见他情绪有些激动

玛塔决定给他注射少量的吗啡

这样可以让哈兰睡个好觉

可拿出药物玛塔才发现

她将止痛药和吗啡弄混了

之前给哈兰注射的是一整瓶的吗啡

而足量的吗啡会置人于死地

慌张的玛塔赶紧打电话给医院

但哈兰阻止了她

哈兰明白医院根本来不及救自己

现在该做的是怎么给玛塔洗脱嫌疑

旦警察赶来所有证据都指向玛塔

到时候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而且还会连累玛塔的母亲

听到这里玛塔妥协了

只好按照哈兰所说的做

她连忙下楼故意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然后和大家—道别

接着在开车回家的路上

将车子停到大象雕塑前

但由于紧张她误将车子停在了后面

这样就暴露在了监控摄像前面

可玛塔并没发现这个错误

她按照计划跑回庄园

通过别墅外的木梯

又爬回了哈兰的房间

在攀爬过程中一截木梯不慎掉落

好在玛塔快速调整最终到了楼上

回房之后她穿上哈兰的衣服

走到客厅转了两圈

这样就制造出了玛塔走后

哈兰还活着的假象

做完这一切的玛塔

沿着木梯再次离开就可以完美避嫌

不过从木梯下来时刚巧被哈兰的母亲看到

但她一向神志不清

误将玛塔认成了孙子兰森

玛塔见她认错了人便赶紧离开

至于最关键的一点

玛塔的呕吐反应该怎么办

机智的哈兰也想好了对策

那就是选择性的说真话

所以面对侦探的逼问

她只说了送哈兰上楼

以及自己回家的事

至于其他就刻意忽略不提

说真话的玛塔自然没有出现呕吐反应

而布朗克也相信她不是杀人凶手

案件似乎陷入了僵局

家人们致认为哈兰是自杀

但布朗克却觉得案件暗藏玄机

于是他劝说自己最信任的玛塔

一起寻找真相

而玛塔为了不被怀疑只好答应了他

第二天布朗克

带着玛塔一行人来到了监控室

他们想查看案发当晚的监控录像

玛塔一进屋立刻注意到摄像头的方位

她很快意识到自己车子停错了位置

好在玛塔眼疾手快

将监控录像带用磁铁消磁

这才销毁了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随着调查的深入

布朗克发现别墅外侧的木梯断了一块

他定睛一看

发现可以通过木梯进入哈兰房间

一番搜索之后

在房间的地毯和窗台上

都找到了泥巴以及脚印

这说明有人曾经从外面进来过

站在一旁的玛塔心惊胆战的听着他的推理

心里早已乱成一团

上午十点

律师在庄园里宣读哈兰的遗嘱

一家人全部聚集在了家里

就连在葬礼都没出现的兰森

也开车前来

兰森是哈兰的孙子

之前也有人听见他和哈兰吵架

但他丝毫不在意这些质疑

一直闭口不谈这些事情

所以警察也拿他没办法

在众人的满怀期待下

律师开始宣读遗嘱

让人目瞪口呆的是

哈兰将所有的财产全部给了玛塔

所有人都沸腾了

他们不相信这份遗嘱是真的

更是对玛塔恶言相向

无奈之下玛塔只好开车离开

倒霉的是车子也坏了启动不了

这时兰森向她招手示意

别无选择她只能上了兰森的车

行驶一段距离后

兰森带她来到了一家餐厅

不相信哈兰会自杀的兰森

想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着他对自己的帮助

玛塔便将所有事情全部告诉了他

听完之后兰森表示

可以帮助玛塔脱罪

但他需要分到属于自己的那份遗产

玛塔欣然同意

这天玛塔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件

她打开一看发现是哈兰的尸检报告

并目还写着我知道是你干的

看见这几个字的玛塔大惊失色

走投无路之下她只好找到兰森

看着信件兰森发现

这不是平常的纸张

而是法医办公室的专用报告

很明显寄来信件的人手里

肯定掌握了玛塔犯罪的证据

商量之后

两人决定到寄出信件的法医办公室查看

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

法医办公室发生了火灾

这下线索又断了

兰森突然提醒玛塔

有没有收到短信或邮件

玛塔打开手机

果然收到了一封邮件

邮件通知她在哥伦布路1209号房10点钟见面

两人开车离开时

正好被赶来的布朗克撞见

他立刻开着警车追了上去

一番激烈的追逐后

警车将两人团团围住

被迫停车后警察逮捕了兰森

原来哈兰的母亲找到了布朗克

老人说

案发当晚

她亲眼看见兰森从木梯爬下来

因此警方认为兰森是头号嫌犯

兰森被警察带走后

布朗克坐上了玛塔的车

准备一起回去弄清真相

眼看着约定好的时间马上就到了

玛塔只好谎称有东西要拿来

到了1209号房

昏暗的房间中隐隐约约有个人

玛塔大试探着上前

走近才发现是庄园里的管家

管家被人注射了大量吗啡浑身颤抖

看见玛塔之后瞪着眼睛说了句

是你干的

玛塔吓得甩开了管家

此时她陷入了纠结

是报警救管家暴露自己

还是保全自己让管家等死

挣扎之后

玛塔还是拔打了报警电话

管家被送进了医院

这也代表着玛塔的事情将会被全部曝光

而被抓捕的兰森也供出了她

感到愧疚的玛塔

决定把一切都告诉哈兰的家人

布朗克带着玛塔回到了庄园

在管家的房间里找到了尸检报告

就在玛塔要说出自己误杀哈兰的时候

布朗克及时制止了她

看了报告的布朗克

已经知道是谁杀害了哈兰

这个人不是玛塔而是兰森

时间回到宴会当晚

兰森和哈兰在书房争吵

而在争吵中还提到了玛塔

原来哈兰告诉兰森

他准备将所有财产都给玛塔继承

而兰森不会得到一分钱

愤怒离开的兰森又在半路返回

他决定要为自己争取些东西

于是他偷偷潜回别墅

顺着墙外的木梯进入了哈兰的房间

神不知鬼不觉的

将止痛剂和吗啡调包

这样就可以让玛塔成为替罪羊

从而使她失去继承财产的权力

但兰森没想到的是

已经注射过上百次药物的玛塔

已经可以靠着浓度来分辨不同

所以当晚她给哈兰注射的

其实是正常的止痛剂

而那份尸检报告可以证明这一点

哈兰体内没有过量的吗啡

真正死亡的原因

是他自己割喉的那一刀

因此玛塔是无罪的

另一边

兰森得知哈兰并不是吗啡过量而死

如果判定为自杀的话

玛塔还是会继承所有财产

于是他匿名邀请布朗克过来查案

因为他确信玛塔注射错了药物

只要查出来就可以让玛塔坐牢

为确保万无一失

兰森挑选葬礼那天

回庄园销毁药箱

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

自己曾经调换过药物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

管家并没有去参加葬礼

管家看见兰森手忙脚乱的翻找着药箱

心里料定他和哈兰的死有关

为证实自己的猜想

管家委托法医拿到了尸检报告

之后将报告寄给了兰森

兰森收到报告非常高兴

他以为这份报告可以将玛塔定罪

但随着玛塔的坦白

兰森意识到报告反而能证明她是清白的

于是他一把火烧了法医办公室

企图将证据全部烧毁

在这之后他又见了管家

管家一口咬定他就是凶手

争执之间兰森给管家注射了吗啡

然后约玛塔过来见面

到时候就可以将罪名全部推给她

听到这时玛塔恍然大悟的说道

管家的最后一句话是

是你干的

其实是休干的

英语中you和hugh发音接近

而兰森在家中的小名就叫休

听完一切的兰森笑着说

你们说的一切都是猜想

并没有实际的证据

就在这时

医院打来电话

玛塔接完电话笑着说管家已经醒了

听到管家没死

兰森得意的说

他确实是谋害了管家

但现在人并没死

只能算是谋杀未遂

加上之前的纵火

这些只要找个好律师就可以脱罪

这时玛塔突然呕吐不止

原来她说谎了

管家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为了让兰森认罪大家才设了这个陷阱

如今证据确凿他无可抵赖

恼怒的兰森拿起匕首扑向玛塔

但他没料到的是匕首只是一把弹簧刀

很快警察带走了犯案累累的兰森

事后

玛塔问布朗克

怎么知道自己和哈兰的死有关

布朗克指着她的鞋子说

一开始见你时

我就注意到了你鞋子上的血迹

但你能平安无事

靠的不是哈兰为你制定的计划

而是你的善良救了自己

最后玛塔端着哈兰留下的杯子

站在别墅的阳台上

她俯视着门外的一家人

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喜剧电影《利刃出鞘》解说文案插图1在线观看: 利刃出鞘

云海鲸影视是一个提供影视文案解说的网站,所有素材都收集于互联网,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电影文案-动漫解说 » 喜剧电影《利刃出鞘》解说文案

本站为RiMini主题/RiTheme最新发布,一个另你着迷的主题!

查看演示 官网购买